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Wound】--Lelouch & Suzaku

标题:Wound
作者:mcyw
配对:Lelouch & Suzaku
等级:PG13
说明:R2动画25话衍生,所谓零镇前夜。

本文中Knight of Zero的阵亡日期为作者杜撰。


++++



Kiss me goodbye
and never talk about Love

同人白向配cos作品文

鲁路修:天之绯影

朱雀:hagaren

++++

++

wound (1) 

以下全部内容

点击进入观看

++


皇历2018年11月27日,神圣布利塔尼亚帝国第九十九代皇帝鲁鲁修•Vi•布利塔尼亚的骑士枢木朱雀战死。


朱雀边擦头发边走出浴室,当他走进卧室,坐在床尾的帝国皇帝将报纸扔到一边,上上下下打量只穿着运动短裤,在肩上披了一条浴巾的朱雀。
“以死人的标准来说,你还真是精力充沛。”
漂亮的紫罗兰色双眼眯了起来,他的皇帝冲他微笑。与身上的白色丝织长衣象征的神圣皇权、遥不可及的高贵截然相反,年轻的皇帝笑得放肆又恶毒,如恶魔一般诱人心魂。
“只用右手的话不会很寂寞吗?”

这番取笑让朱雀很不自在,刚才在浴室自慰的声音果然被听见了。感到尴尬的同时,心中有了莫名的期待——也许这是坦白那件事的最后一次机会。
“那么,你都听见了。”
朱雀以平静的眼神注视鲁鲁修。
“我做那事的时候,叫的是你的名字。”
说出这句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只有朱雀自己知道。

“是的,我听见了。”
鲁鲁修叹气,无奈地笑着耸了耸肩。
“我很抱歉没注意到你在这方面的需求,说说看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会让她在三十分钟内站你面前。”
毫无疑问,鲁鲁修•Vi•布利塔尼亚是打曲线球的高手,还是偏好角度特别刁钻的那种,之所以会如此,仅仅是因为他在应对直线球的时候太过笨拙。而枢木朱雀则是投快速直球的个中好手。
“鲁鲁修说了很奇怪的话啊。”
走到衣橱前拉开滑门,朱雀边找替换衣服边展开了反击。
“虽然说每个人的价值观不一样,可是你这种随便的说法会让人觉得有点轻浮哟。这种事如果不是跟喜欢的人做,是没有意义的。”
从镶嵌在衣橱门板的镜子上,朱雀发现在他换衣服的过程中,鲁鲁修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脸上的表情很有意思。那表情像在诉说鲁鲁修本来很不情愿这样做,眼睛却不受他的控制。
鲁鲁修的视线跟镜子中朱雀的视线撞在一起,前者突然别开脸,狼狈地逃开了。
穿上了长裤和白色衬衫,朱雀走到床边坐下来,对于鲁鲁修会如何回应他很感兴趣,但是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文件袋。

“押送死囚的游行路线图。”
鲁鲁修把文件袋塞到朱雀手里,示意朱雀把它打开。
“到那一天,皇帝乘坐的车会沿七号路线行驶,所以,ZERO可以在这个地方等待。”
在摊开的市区地图上有红色记号笔标出的路线,鲁鲁修把守备力量的盲点和行刺皇帝需要注意的各种事项对朱雀交待清楚。这种强行让话题跳跃到另一件事情上的做法说不上高明,但却很有效。
尽管非常失望,朱雀还是全神贯注听着鲁鲁修说话。他和他都很清楚“那一天”意味着什么。

事情交待的差不多了,鲁鲁修起身告辞。据说运用战略的方式能折射出一个人的性格,鲁鲁修是个从来不会让人觉得无聊的对手,却非常狡猾,一发现形势不对就会选择撤退,这一特点延伸到他待人接物的方式上。鲁鲁修从外面关上了房门,朱雀仍旧心情复杂地盯着门板,似乎希望目光能透视过去。
零之镇魂曲。零之镇魂曲。零之镇魂曲。似乎这是他们能谈论的唯一话题。从表面上看,这两人合好了,甚至走到同一条道路上,为相同的目标努力,但这些都无法改变他们曾经是宿敌的事实,相视微笑之时并不意味着他们忘记了那些过去。
欺骗;背叛;毁掉对方最珍视的东西;残忍的杀戮,弑父。也许他们可以坐下来谈谈还有哪些坏事没做过,然后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把能想到的坏事都做一遍。
鲁鲁修说不定会喜欢这个计划,朱雀露出苦笑。这么做的前提是鲁鲁修别再逃避,鼓起勇气面对一下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当他们专注于对过去那个犯下无数可怖罪孽的自己的憎恨,自然也就看不到仇恨的反面。
无论多么渴望,他们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

把视线从房门上移开,朱雀低下了头,静静地坐了几分钟以后,他从床边的柜子里找出消毒水和绷带,动作缓慢而疲倦。当鲁鲁修没有任何先兆地再次推开房门时,他看见朱雀卷起了衣袖,一手捏着浸了消毒水的棉球,正在为胳膊上那些狰狞的伤口消毒。

+++++++++++++++++++++++

+++++++

++

_DSC0189.jpg 

+++++++++++++++++++++++

++++++

++


+++++++++++++++++++++++

++++++

朱雀没好气地看着折返回来的不速之客。
“你回来做什么?”
鲁鲁修慌张地转动眼珠扫视整个房间,终于找到了能把他从尴尬中解脱出来借口,他指了指床头柜上的一副水晶质地国际象棋。
“我正在找它……呃,C.C最近棋瘾很大。尽管她棋艺很糟。”
鲁鲁修站在门口,而他想要的东西就在朱雀触手可及的地方,于是朱雀伸手去拿,打算递给他。
“不不,我自己来。”鲁鲁修说着走到床头柜前收拾残留着上一个棋局的棋子和棋盘。朱雀坐下来继续处理胳膊上的伤。他在Lancelot爆炸之前就逃出了驾驶舱,但是近距离的爆炸还是伤到了他,燃烧的金属片先划穿了驾驶服,因此留在胳膊上的伤口不算轻也不算重,只是色和红色交错纵横看起来有些吓人。无论伤势轻重,疼痛都是真实的。

鲁鲁修找来一个盒子,把水晶棋子依次在盒子里放好,虽然他的眼睛不再看了,但他的整个身心都在注视着朱雀。有些伤口在胳膊肘下面,朱雀自己没法看到,只能一边摸索一边涂抹药水,在鲁鲁修看来无疑是粗鲁而笨拙。
终于,鲁鲁修看不下去了,把当作借口的棋子都在一边。
“别弄了,让我来。”
“我自己能行。”
这样推拒了几个回合,鲁鲁修失去了耐心,他不假思索地抓住了朱雀的手腕以后才发现这样做有多唐突。

wound (3) 

+++++++++++++++++++++++

++++++

右手被举高的朱雀疑惑地注视着他。

 

+++++++++++++++++++++++

++++++

wound (4) 

.

.

.

.

wound (5) 

+++++++++++++++++++++++

++++++

愣了两秒钟,鲁鲁修还是找到了一个牵强的理由。
“伤口不好好恢复的话会影响到ZERO动作……所以,交给我吧。”
“……知道了。”
朱雀没辙,只能伸出手任由鲁鲁修给他清洗伤口,上药包扎。

 

_DSC0103.jpg 


因为两人都没说话,房间里的寂静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成一种煎熬,直到鲁鲁修打破两人之间那快要让空气凝固的沉默。
“我也是刚刚才意识到,像这样跟你说话,大概是最后一次了。下次见面时,就是你杀死我的时候。”
这句话似乎刺痛了朱雀,使他的双手一阵轻颤,为他擦药的鲁鲁修停了下来。
“痛苦吗?”

_DSC0113.jpg 


他像是在询问朱雀的伤势,又像在问朱雀对于将要杀死他这件事的感受。
朱雀慢慢地、沉重地点了点头。
“想要停止吗?”
“不,我不想。”朱雀平静地说。“这些伤算不了什么,我会习惯的。”
像要忍耐住随时都可能决堤的哀痛一样,朱雀合上了眼,再睁眼时他微微地笑了。
“尽管我一点也不想杀死你,但我下手时绝对不会犹豫的……因为,这是你的愿望。”
“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呢?”鲁鲁修问。
“我的愿望是……”朱雀抬起头来,凝视鲁鲁修的眼睛说道。“你的愿望能够实现。”

“所以,我想要确定一件事。”朱雀继续说,他知道接下来的话可能让鲁鲁修立即崩溃,但他还是说了出来。
“鲁鲁修,你真的想死么?”

 

+++++++++++++++++++++++

++++++

wound (6) 

+++++++++++++++++++++++

++++++

鲁鲁修垂下眼帘,眉头痛苦地纠结在一起,似乎他正被撕裂成两半,片刻后他恢复镇定,以真挚的眼神注视着朱雀。
“你知道的,朱雀。我必须死。不论我想还是不想,这都是我选择的,”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是我们选择的道路。所以,到了那一天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看到,你用剑刺穿这里。”他拉着朱雀包扎好的那只手按在他胸前。

体温透过几层薄薄的衣料传到朱雀手心,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到了平稳的心跳,一想到这些即将消失,朱雀心脏就会像被捏碎一样作痛,他很想揪住鲁鲁修的领口冲他怒吼,叫他放弃那个计划。如果哀求有用的话,朱雀也非常愿意跪下来求他。
但朱雀只是露出明了一切的微笑。
“我知道,这是我们的约定。”朱雀轻声说。
他选择平静地接受这一切——正因为无可选择,正如鲁鲁修接受了自己给自己下的死刑判决。

朱雀的手掌离开鲁鲁修的胸膛,低头看看缠好绷带的手臂。
“谢谢你,我是说你替我处理伤口。有幸让皇帝陛下亲手治伤的骑士我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个。”
他故意用轻快的声音说话,试图让气氛轻松一些,但是痛苦从他碧绿的双眼中流露出来,足以令与他对视的人坠入哀伤的深海,无法呼吸。自责和愧疚扭曲了鲁鲁修五官精致的脸。
察觉到自己没有好好掩饰,朱雀手足无措,只好转过身去。低声咕哝一句我要睡了,背对鲁鲁修躺在床上。

 

+++++++++++++++++++++++

++++++

wound (7) 

 

+++++++++++++++++++++++

++++++

五分钟过去,没有听到那个人起身离开房间的动静。朱雀能感觉到鲁鲁修就在身后。几分钟以前他还希望两人相处的时间能无限延伸,现在只希望鲁鲁修立即离开。

“伤口很疼吗?”
鲁鲁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朱雀回答。“我没事,这点小伤不至于妨碍我杀死你。”

“不对,我是问那些眼睛看不到的。”

+++++++++++++++++++++++

++++++

wound (8) 

+++++++++++++++++++++++

++++++

鲁鲁修靠近朱雀,从背后将他抱住。朱雀因为太过惊讶以至于不敢动弹。他用手指描摹朱雀的脸颊曲线,温柔得像在爱抚深爱的恋人。
“在确认你被好好地治愈之前,我可没法安心。而我恰好知道要如何医治那些……无法看到的伤口。”

 

+++++++++++++++++++++++

++++++

wound (9) 

 

+++++++++++++++++++++++

++++++

wound (10) 

 

+++++++++++++++++++++++

++++++

他贴着朱雀的耳朵轻声细语,然后捏着下颚迫使朱雀仰起脸。
“闭上眼睛。”
鲁鲁修使用了命令口吻,然而话音未落,他便俯身亲吻了朱雀。一种非常热切的,长时间的亲吻。

+++++++++++++++++++++++

++++++

wound (11) 

.

.

.

.

wound (12) 

+++++++++++++++++++++++

++++++

朱雀起初还担心这样做是否道,担心它暧昧的意味,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但他很快就决定让这些担心都见鬼去,于是开始热烈地回吻鲁鲁修。

 

wound (15) 


一开始两人的牙齿撞在了一起,不过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窍门,顺应本能让唇瓣融化在火热的吐息里。在这个吻中他们倾注了超乎寻常的热情和专注,犹如溺水者贪婪地渴求空气,没过多久两人便忘乎所以,揉乱或撕扯对方的头发,捕捉口中柔软潮湿的舌尖,直到体内氧气快要耗尽才分开。
当鲁鲁修和朱雀喘息着互相凝视,却没有心意相通的狂喜,也没有不小心越过友情界限的尴尬,就好像刚才的吻只是一个仪式,确认了一个两人都心知肚明的秘密。
那个秘密他们永远不会承认也不会说出口,以缄默取代的话语只有彼此能够听见。
犹如幻梦中的呢喃。
纯白花朵在暗夜中无声息地绽放。

“难以置信……”朱雀轻声惊叹。“为什么吻我?”

+++++++++++++++++++++++

++++++

 

+++++++++++++++++++++++

++++++

wound (13) 

 

+++++++++++++++++++++++

++++++

鲁鲁修没有回答,他以复杂的眼神凝视朱雀,慢慢用拇指抚过朱雀发红的嘴唇。有了润泽的蔷薇色泽的唇,薄薄的如同果冻般柔软透明,水泽诱人。虽然鲁鲁修自诩是脑力派,不过他更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明意图,所以他再次吻上朱雀,作为问题的答案。
这个吻和上一个截然不同,只是温柔的轻啄,却绵长而醉人。

+++++++++++++++++++++++

++++++

wound (14) 

+++++++++++++++++++++++

++++++

朱雀将鲁鲁修推开。

“讨厌这样?”鲁鲁修问。
朱雀摇头。“我的意思是,这样远远不够。”
他抓着鲁鲁修脑后的头发用力拉向自己,这一次他们吻得比第一次更加热烈,与其说是亲吻,两人的行为更像是要用吻来争个你死我活。经过如此漫长的时间,终于能正视对彼此的渴望,后悔直到生死别离即将到来才有勇气把一切挑明。
我们假装直到现在才发现。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已经无法想起,用一眼就能看穿的谎言掩饰自己。期盼已久的吻突然降临叫人措手不及,但只是带来更多的空虚。
明明如此亲密,却觉得你遥不可及。

 

wound (17) 

.

.

.

.

wound (16) 



两个人的信念可以成为抵挡万般责难的盾,但这对自身而言却是一触即溃的脆弱,一旦任何一方退却或后悔,两人仅剩的立足点便会崩塌。其实双方都清楚那个名为“零之镇魂曲”的东西的本来面目——吞噬掉鲁鲁修的生命以后,再一天一天磨蚀掉朱雀的。
即使如此,他们也义无反顾地携手走向这个终点。
丢弃虚伪,埋葬憎恨,不再畏惧后悔。
死亡无需恐慌,生存无需庆幸,我们需要的永远不会是爱情。这样的我们比任何人或事物都来得坚定。



当一切激情过去,鲁鲁修和朱雀不得不到浴室里清洗身体,本来只想洗需要洗的部分,但是不晓得是谁先开了头,衣服穿到一半时他们又做了一次,还用热水在对方身上玩了些小花样。和在床上做的那一次相比,两人都觉得浴室里的更有情趣。他们紧密相拥,放松又惬意,连沾在身上的湿衬衣也没能破坏两人的好心情。

+++++++++++++++++++++++

++++++

 

+++++++++++++++++++++++

++++++

wound (20) 

 

+++++++++++++++++++++++

++++++

直到鲁鲁修说“我该走了。”
“我知道皇帝很忙,可是……你能等到明天早上再走吗?”
“如果想挽留我,你得再热情一点。”鲁鲁修笑着亲吻朱雀的耳朵。
朱雀怕痒似地缩了缩脖子,侧过脸与鲁鲁修接吻。
甜蜜却悲伤,离别的吻。
The last Kiss

当朱雀问究竟是什么急事需要皇帝在深夜处理,他看到鲁鲁修欲言又止的表情后猜到了答案。
零之镇魂曲。
朱雀发出失望的叹息。“哪怕只有一分钟也好,我们就装作这个计划不存在吧。”他微笑着说,却没意识到此时露出的笑容有多让人心碎。
鲁鲁修像安慰无法停止哭泣的小孩子一样抱住他,修长的手指慢慢抚摸柔软的棕色卷发。
“如果这样能让你高兴,我会做的。现在就开始假装没有哪个计划吧,还可以假装你不是Knight of ZERO,而我也不是帝国皇帝……”
鲁鲁修突然停下,过了许久,他才用忍耐着哽咽的低沉嗓音描述出最后一个假象。
那是两人共有的,却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我们会在一起,永不分离。”

朱雀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
“鲁鲁修真是个残酷的人啊。”

“那就憎恨我吧,”鲁鲁修给出建议。“只有憎恨的话,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我会的。”
朱雀苦笑着回答。




终于,二人迎来了那一天。
在民众的欢呼声中,娜娜丽的哭喊很快被淹没。零之镇魂曲落下帷幕。
时光荏苒,当朱雀遇到心许之人决定共度余生的时候,他也时时刻刻记着某个人;当他已经想不起四季轮回了多少次的时候,他仍然清晰地记得那个人。憎恨总是比爱恋持续得更持久,也更刻骨铭心。
当年朱雀刺穿鲁鲁修•Vi•布利塔尼亚的心脏时,他也中了一个以恨为名的咒语。

不要原谅我,继续憎恨我。
隐藏在这句毒咒之下的真意让人动容,下咒之人在曾经爱恋过的心上刻下一道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

不要忘记我。




- End -

+++++++++++++++++++++++

++++++

+++++++++++++++++++++++

++++++

+++++++++++++++++++++++

++++++

+++++++++++++++++++++++

++++++

+++++++++++++++++++++++

++++++

+++++++++++++++++++++++

++++++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因为HAGAREN发来地址。
于是带着期待的心情坚持看完了的
尽管我不喜欢BL。
但是作为同人作品的文字和COS,其中的苦乐和同人的心情,我是非常喜欢和热衷的
这套片子无论从照片和文案梦都看得到作者的心血
细节的处理和场景,摆设,以及构图,摄影虚化,各处都看得到用意

这与我以前看得到的 为了同人而同人 为了COS而COS 的同人COS是不同的
我相信HAGAREN
的作品就是你自己的独特的东西
所表达的所阐述的那种感觉 我一直也很喜欢 是你的忠实读者
热切期待HAGAREN的片子 每次。

COS跟故事也很强啊!! 很有FEEL~~~
另﹒你连得很快呢XD

我一向喜欢快~~!!
哈哈!

我喜欢第一张··

iGfkLqLekVZZYla

, http://paydayabz.co.uk/ Payday UK, 409020, http://topvideogamesnow.com/ Payday Loan UK, vxe,

JxWLoLCmrg

プロフィール

【hagarenハガレン】

Author:【hagarenハガレン】
◇hagarenハガレン◇

https://www.facebook.com/00hagare00

自由的cosplay

最近のエントリ
日志分类
最近の留言
リンク
蝶が舞い花の色が変わるブログパーツ(Twitter連携可)

つぶやくと花の色が変わり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